www.4182.com www.4186.com www.4187.com www.4190.com www.4202.com

广州市绿化抢险队的56名队员坚守防台风第一线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19

东风东路,绿化抢险队员开着车灯处理倒伏树木。

环市中路,绿化抢险队员锯掉倒伏的树木。

中山一立交,绿化抢险队员小心清理被台风刮倒的树木。

越秀公园门口,绿化抢险队员处理倒在路边的树木。

大洋网讯 16日17时,今年第22号台风“山竹”(强台风级)在广东台山海宴镇登陆,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4级(45米/秒),成为今年来登陆我国最强台风,1949年以来登陆粤港澳第八强台风、登陆珠三角第二强台风,影响广州最严重的台风。

受其影响,广州15日就录得8级阵风。16日8时至17日8时,广州市超七成区域出现8级以上阵风,9个测站出现12级以上阵风,南部更是录得最大阵风14级。台风“山竹”造成广州市各区不同程度的树木倒伏,其中以南沙、番禺影响较大。截至17日17时的统计显示,全市11区共倒伏倾斜树木7280宗,出动车辆、机械设备4299台班,出动抢险人员7150余人次,完成处理倒伏树木3566宗,处理倾斜树木1473宗、正在处理1280宗,待处理961宗,其时,全城仍在开展绿化巡查工作。

为清理这些树木,让市民畅通无阻和安全地出入,众多绿化抢险队员一直连续奋战在第一线。其中,来自广州市绿化抢险队的56名队员,在15日凌晨两点多开始处理第一株倒伏树木开始,到17日下午1点多,59个小时共处理倒伏树木390余株。

没电就用车灯照明

“我们绿化抢险队主要清理倒伏树木的区域包括天河、越秀、海珠、白云、荔湾这几个城中区。”广州市绿化抢险队支部书记潘款星告诉记者,他们队包括他在内一共有56名队员。他们参与的绿化抢险的第一株树是在15号的凌晨两点多。

截至17日下午1点多,绿化抢险队一共处理了倒伏树木390株左右。记者大致算了算,为处理这390株倒伏的树木,潘款星和他的队员连续奋战了59个小时,平均每小时要处理差不多7株树,不到10分钟要处理完一株树。

所以,潘款星和他的队员一直很忙,采访因此从上午约到下午才敲定。而且,忙得不可开交的潘款星还只能通过微信回答记者提问。潘款星告诉记者,他们处理的最大一株树是在文明路上的一棵倒伏树木,胸径大约为两米,因为是夜间作业,那株树花了他们一个多小时的时间。

“最难处理的地方就是文德南路。”潘款星说,文德南路那里一共有五株胸径为80厘米左右的大叶榕倒伏。因倒伏树木压着电箱无法供电,在没有照明的情况下,他们就利用车灯照明,共花了3个多小时才将五棵倒伏树木处理完毕。

抢险中一直有不明物品掉落

“首先是排除险情。”作为带头人,完成任务当然重要,但对潘款星来说,更重要的是首先要保证队员的安全。潘款星告诉记者,他们在抢险过程中会不时遇到危险,其中最凶险的就是作业过程中一直有不明物品往下掉落,如果不小心,就很有可能砸伤自己,所以要非常小心。

“最让我感动的就是所有队员都能够坚持坚守自己的岗位。”潘款星说,尽管又苦又累且时时有危险,但队员都能自始至终坚持,没有叫苦喊累的,更没有轻言放弃的,都是作业至凌晨5点才稍作休息,www. 139797.com

面对怨言和误解 不埋怨表歉意

潘款星坦承,这是他在绿化抢险部门工作20年来,第一次看到广州市有这么多树木倒伏,而且很多是连根拔起的,接警数量也是二十年来之最。

“现在我们接到的报案很多,但我们只能按照轻重缓急来,队员们心里很急,都想尽快处理。”潘款星直言,他们处理险情也是按照轻重缓急进行的,即首先是处理涉及人身安全的险情,像有特大的倒伏树木、处于敏感不安全位置的树木,其次是保证主干道的出入通畅,再考虑次干道,“由外及里地推进抢险工作”。

不过,市民因为不了解这次“山竹”带来的树木受损情况有多严重,更不知道处理倒伏树木的“程序”,因此对潘款星他们有怨言甚至误解,责怪他们处理倒伏树木的速度达不到预期。潘款星并没有埋怨,而是表示理解,并说想办法尽可能早点处理完倒伏的树木。

“辛苦一点没关系。”潘款星还呼吁市民响应政府号召,加强个人安全保护,尽量避免外出,“只要市民人身财产安全、少受损失就是我们最大安慰,也是对我们绿化抢险工作的最大支持!”潘款星预计,18日左右就可以把大部分倒伏树木清理完毕。潘款星还带着歉意解释说,那些倒伏在窄街小巷的树木的确比较难处理。

倒伏的树木中没有古树名木

“还能够继续存活的就地种植。”潘款星说,处理倒伏树木他们尽量保留树木,实在救不活的才锯断树干、截掉树枝,树枝树干则送到绿色环保处理做肥料。

让潘款星感到庆幸的是,他们处理的倒伏树木中没有古树名木,都是属于行道树,其中比较多的是细叶榕、大叶榕、桃花心、垂榕和紫荆等。更让潘款星开心的是,在他们3天2夜的连续工作中,没有队员受伤,也没有伤及行人。

撰文信时记者黄熙灯 通讯员穗林园宣 摄影信时记者叶伟报